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服务结构 > 走入广东 >
奔赴雪域高原 砺兵荒漠河谷
蓝天之下,雪线之上,一枚枚炮弹在目标地域爆炸。这一幕,让四级军士长李文旭满脸骄傲——在某型火炮极限射击考核中,他一连创下最高射击海拔、最远射击距离、最快射击速度等3项个人纪录。 5月初,第76集团军组织所属部队在高原驻训场进行实战化课目考核,许多官兵像李文旭一样,在各个领域接连创造战斗力建设新纪录:步战车最大俯仰角射击、特种兵超高海拔伞降、直升机最高升限飞行…… 一群官兵创造的训练成绩之最,凝结成该集团军部队实战化训练之果。他们连续3年大抓极限条件下训练,旨在让官兵“体能训到极限、技能练到极限、武器用到极限、作风练到极限”。该集团军领导说,军事训练是未来战争的预演,唯有练到极致,才能激发官兵最大潜能,挖掘装备最佳性能,不断破解作战难题、提升部队战斗力。 该集团军部队常态砺兵雪域高原,将火炮最远距离射击、直升机最大载重飞行、装甲车最大速度冲击等内容列入训练计划。去年盛夏,一场直升机超低空大速度突防演练在昆仑山腹地展开。伴着发动机轰鸣,荒漠河谷扑面而来。所属某陆航旅营长伊向东操纵某型直升机,以最大飞行速度掠地飞行。“飞得越低,飞行员感觉相对运动速度越快,可供反应时间就越短。这对飞行员心理极限和装备性能极限都是一种挑战。”伊向东说。翻开该旅整体飞行训练计划,记者发现,边界性能飞行、大强度飞行、高原飞行等训练日益成为常态。 极限练兵不仅坚持苦练,更坚持“智练”。该集团军采取“营区内强化训练、分台阶适应训练、高海拔综合检验”的科学组训方法,在不同海拔地区进行相应训练,使部队逐步适应高原高寒极限环境。所属某旅引进模拟训练系统,官兵在系统中输入新型火箭炮作业环境具体数据,便可创建对应的模拟训练环境。在特高海拔、极寒天候等多种模拟环境中组训,官兵较快摸清了装备极限性能,形成高原作战能力。为解决主战装备高原“水土不服”问题,该集团军成立武器效能试验小组,区分不同海拔高度、气象天候等条件,开展极限距离射击、极限载重飞行等试验。他们采集各类主战装备高原性能数据万余条,最大限度挖掘装备潜能,炮兵分队快打快撤、装甲力量高速突击、陆航部队隐蔽突防等重难点课目不断取得新进展。 极限练兵不仅在平时练,更在大项任务中练。去年8月,该集团军某陆航旅4架直升机千里驰援,赴甘肃陇南执行抢险救灾任务。山谷纵横,直升机穿越厚厚云层,悬停投送救灾物资。任务结束,他们梳理总结出狭小场地起降、有限能见度飞行等经验,为部队复杂天候飞行提供依据。此外,该集团军还借助中外联演、实兵联训、国际竞赛、高原驻训等大项任务开展极限练兵,锤炼部队打赢能力。 极限练兵,推动战斗力建设不断跃升。据悉,该集团军部队多种新型武器装备已形成高原作战能力,多种战法训法得到检验。集团军领导介绍,今年他们将继续推进极限练兵,持续在极寒、极险、极难条件下摔打部队,切实提高部队备战打仗本领。